怎么就到酒店了?

  是啊只听说过凯迪拉克方向盘喜欢跑偏。

  没想到迈巴赫也是一模一样滴。

  还是特凉的高旗胜最懂我的心~

  高旗胜表情无辜,扭头说道:

  “老板,你喝酒了。”

  “这家可不能回,叔叔阿姨可是再三叮嘱我,不能让你喝酒。”

  “回去我们俩都要遭殃,索性不如将就一晚。”

  顾文青拍案而起:“卧槽,说的没错。”

  当赏~

  随后,顾文青紧接着对陈韵雪说:

  “看你脑袋这么晕,今晚一起吧。”

  陈韵雪一愣,表情略显不自然,他......这是要加深彼此的合作吗?说不愿意肯定不是.......但这是我自己家酒店啊.......

  顾文青微微一笑,成年人不说话,就是默许了,大手环搂着纤细的腰肢将其推了出去,另一只手“啪”的一下关上车门。

  陈韵雪穿着浅色风衣,把脑袋埋在了一衣领处,弱弱的说:“我没带证件。”

  她不是矜持,是真没带。

  毕竟出来和闺蜜逛街,又不是上网,谁会带那玩意。

  况且,她也不会算到今天会遇到亢奋的顾文青,不然.......她绝对随身携带。

  “巧了我也没带。”

  “没事,老板用我的。”

  高旗胜冲进里面,开了一间房。

  陈韵雪松了口气:“呼~这样最好。”

  毕竟她可以偷摸上去,不然万一有人认识她,就完蛋了。

  “怎么,你挺期待啊。”顾文青表情玩味,捏了捏手中白嫩的小手。

  “呸,才没有。”

  陈韵雪鬼鬼祟祟,虚心的跟着顾文青上了电梯。

  进入房间后。

  陈韵雪把风衣挂好,在门口处换鞋。

  弯腰时小裙子下线条圆润,两瓣若隐若现的桃型十分可口。

  玩弄于股掌之中?

  应该很带劲。

  陈韵雪不敢与顾文青对视,眼神忽闪忽闪的:“吃了火锅一身味,我先去洗洗。”

  “我身上味道也重,一起?”顾文青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油烟味,摊摊手。

  砰——

  回答他的是重重的关门声。

  不行就不行。

  首次我又不为难你,尼玛门差点夹到鼻子你可知道?

  一会儿后。

  顾文青坐在沙发上。

  刚出来的陈韵雪一头黑发还有湿漉漉。

  她穿着白衬衫,下半身的包臀裙紧紧包裹着丰而不腻的两瓣,黑丝包裹的玉足俏皮的踩在地板上。

  身材勾勒的非常完美,肌肤白到能发光。

  顾文青随手指着自己身旁的位置,道、

  “坐过来,我给你吹头,等会你给我.........”

  陈韵雪修长柔软的小手推搡他一下,翻了翻白眼嫌弃道:“你还没洗呢。”

  “没事,等会儿一下就洗了。”

  顾文青将她抱坐在腿上,捉住了盈盈一握的小脚........

  “等,等一下,先吹发”

  “行,一起......”

  ..............

  第二天。

  中午。

  一条新闻,瞬间引起了城市里小范围的轰动。

  因宇迪有限公司,违法征地拆迁、其公司组织不法人员多次使用威逼利诱等手段,胡作非为,严重引起社会不良风气。

  宇迪集团,房屋征收拆迁过程中的强拆房屋违法拆迁行为应属涉嫌构成故意毀坏财物的行为,立案调查。

  调查证明,宇迪集团于2008至2019年前后,多次犯故意破坏财物罪,情节严重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拘留。

  据涉案人员指控,宇迪集团董事长明奎或将面临拘役与罚金..........

  市电视的早间新闻一经播出。

  早上到中午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在一层圈里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普通人看到新闻,最多拍手叫两句“罚的好。”

  根本不知道其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只有一些本地公司的老总,看到新闻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深深被震撼。

  被人搞了?

  还是说上面人换了?也没听说有换领导啊。

  纷纷通过自己的关系网寻问,什么得罪了人?

  得罪了什么人?连以前的陈年旧账都要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