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有些可惜



当忙里偷闲的李想,从母亲口中听起院里现下这乌龙情况,不禁哑然失笑。

    夫妻俩一边试穿着李母送过来的新衣裳,一边听着李母叨咕着那已经理不清的儿女情长。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是,易家从老到小都想跟何家结这个亲,何家的态度不明,目前没个准话,然后王家又插进来一腿,想跟易家结,但是王家老一辈的又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妈,是这个意思吧?”李想把李母的话总结出来。

    李母点着头,觉的儿子总结的挺到位。

    同时,她把孙子试过换下来的外套折叠了起来,在心里思量着,下回再做,只放个半寸是不够了。

    这孩子长的忒快了些,跟他爸和叔是一個模样,该长个的时候,就一个劲的猛长。

    “正好一身,再过一两个月,又得短了。”秦京茹在旁看着,瞅着那合身无比的衣服,念叨道。

    初时,她拿着主家替换下来的旧衣裳,还挺高兴。

    她也不嫌弃是旧衣服,实际上,就是旧衣服也比许多人身上穿的体面多了。

    就是放到现在,她也照样不嫌弃。

    秦京茹之所以如此说,是在这个家里待的时间长了,主家对她很好,她对这个家里有了感情,潜移默化中把自己当成了家里一份子。

    所以有些家里话,李想他们不瞒她,她也能自然的说出贴己话。

    “就是呢,做的时候就担心衣服穿没几天就小了,特意还多放了半寸,没成想这孩子一天一个样儿,幸好是现在家里不缺布料,要是放在以前,也就只能由他穿露胳膊露腿的衣服了,也好,这回有了谱儿,下次我就知道该放多少了,”李母笑着感叹道。

    “奶,我去店里买着穿也是一样的,您千万别因为给我做衣服累着了。”李睿正在试衣镜前臭美,听到他奶奶的话,便回头嘴甜的哄道。

    李母很是吃他这一套。

    看着孙子把自己做的衣服,穿在身上来回在镜子前打量,又经过一番甜言“攻击”,顿时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儿。

    李想见状在旁,决定再加一码,让老母亲更高兴一些。

    他突然哎叹了一声,说道:“咱们家现在就我最没地位,我瞅着这回就我的衣服最少,妈,您是不是有了儿媳和孙子,就忘记还有儿子了啊。”

    李母的注意力,果然被他这句话给重新吸引了过来。

    “这么大人了,也不羞,还好意思跟孩子老婆比,都给你做两身了还少啊。”李母肯定是不愿意承认她偏心的这一事实。

    孙子四套,儿媳妇三套,大女儿和大儿子都是两套,李小弟和女婿外孙们分别各一套。

    人人都有,怎么能说她偏心呢。

    “妈,以前家里每回做新衣服,您哪次不先紧着我,说不要都不行,您再看看现在。”李想扯着身上的衣服,凑近给李母看。

    他现在这一身乍看倒没什么,可若是跟儿子和老婆比,无论是从做工还是布料,那是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敷衍。

    可无论他怎么强调,李母必是不认的。

    虽然大儿子身上的衣服不是最好,可家里只要有其他垫底的存在,就休想把敷衍这个词儿套在她头上。

    不见只有一套的李小弟,李母考虑到他现在常年有军装穿,为了省他那一套的功夫,四个口袋愣是有两个是假的。

    当李小弟穿上之后就会发现,上面的口袋,只有两个口袋耳朵是真的。

    李想又不是故意想找李母麻烦,见把李母好婆婆、好奶奶的名声对比的更响亮后,他就适可而止的收敛了。

    他这边偃旗息鼓,秋芳华却拾起了之前的话题。

    “妈,何家那边为啥不作声呐,两个孩子自小长大都是知根知底的,真要成一家了也不差啊。”

    而且秋芳华觉的,放别家还会挑个易小宝的身世,何雨柱和唐大姐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这两口子小算计是有一些的,但底线终究还是在。

    “那哪儿知道啊,两口子不愿意说,我们也不好逮着人家问呐。”李母心里隐隐的猜着些原由,可这不作准的想法,她不好随便说啊。

    家里终究是有个秦京茹在这儿,虽说处得好,可也不能随便什么都往外秃噜。

    家里话也要分个内外不是。

    李家人避忌,可秦京茹却想的简单。

    她本就是憨直的性子,别人对她一分好,她就把其当成好人了。

    所以李母话刚落下,她便把从堂姐那儿听来的消息给道了出来。

    “我知道啊,我姐说了是何勇不愿意,她-->>